English

@2016 All Rights 三雄-極光 Reserved 粵ICP備13042806號 廣東三雄極光照明股份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400-618-2219

  • 服務號

  • 訂閱號

  • 官方微博

>
>
三雄之“穩”,一枚硬幣的兩面

三雄之“穩”,一枚硬幣的兩面

分類:
新聞中心
媒體來源:
大照明
三天前



1

 

2019年8月30日,國內A股上市公司廣東三雄極光照明股份有限公司(注:爲敘述方便,以下簡稱“三雄”)披露了本年度上半年的財務報表,營業總收入10.74億元,同比增長0.98%,淨利潤6785萬元,同比減少27.98%。


對于中國1億多股民來說,在3000多家A股上市公司中,這份報表雖沒有太多的驚喜,但畢竟不像某些財務造假的公司那樣因頻頻“爆雷”而讓人心情沉重。13塊多的股價,對應著不到30倍的動態市盈率,對一支次新股來說,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而對于熟悉三雄的照明行業從業人員來說,看到這份中報,定會會心一笑,因爲它體現了三雄一貫的企業風格,一言以蔽之,穩。穩當,穩定,穩妥,穩健。

 

再聯系今年以來的國際經濟環境,中美貿易爭端,美國德國經濟下行,英國要“硬脫歐”,日韓在互相較勁,大有山雨欲來的感覺。而國內的照明市場也是陣陣寒意襲來,房地産的黃金10年結束,傳統的渠道結構遭到破壞,産業鏈上下遊的很多企業都面臨著10年未有之嚴峻形勢。

 

如果結合當下陰晴難定的宏觀面來看,三雄的這份中期答卷倒不能算是差的,從純粹觀察者的角度,反而有一種“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台”的從容!



在照明行業,把雷士和三雄放在一起研究其實蠻有意思。

 

雷士的創始人最早是3個同學,三雄的創始人也是3個同學,不過前者是高中同學,後者是大學同學。雷士的故事驚險曲折,風雲變幻像電視劇的現實版。而三雄恰恰波瀾不驚,一直以來“平平淡淡從從容容才是真”。

 

雷士的曲折故事從3個創始人分家開始,股權紛爭一直不斷,主要創始人現在仍身陷囹圄,而最近的消息是今年8月國際知名投資機構KKR以7.94億美元收購雷士中國區照明業務70%的股權,所有人都相信圍繞雷士的股權爭奪,這個連續劇遠未結束;而三雄的3個創始人張宇濤、林岩、張賢慶一直不離不棄,至今已經28年。中間又有第4個同學陳松輝加入,並形成“四駕馬車”的格局一直到現在。早年雷士和三雄的産品都偏商照,渠道都偏工程。2010年5月20日,雷士在香港證交所主板上市,三雄于2017年3月17日在深圳創業板上市。

 

 

2

 

三雄在照明行業的品牌陣營中一直被稱爲“三大家”之一,即雷士、歐普、三雄,但實際上這3家企業從創業的時間上來說,三雄卻是“老大哥”。

 

1991年,從華南理工大學畢業的張宇濤沒有像同時代的其他學生那樣去謀一份公職或去一個外資大廠上班,而選擇了一條前途未蔔的道路,與另兩個同學一起創業。(歐普的創始人于1996年在中山古鎮開始創業,雷士的創始人則是1998年在廣東惠州開始創業。)撇下“天之驕子”的身份,自己給自己造了一個“泥飯碗”,這在當時是需要極大的勇氣的。

 

據三雄的經銷商回憶,當年張宇濤騎著紅色的本田摩托車,滿頭大汗、風塵仆仆地親自給檔口送貨。一些經銷商從那時候開始認識張宇濤,雙方展開合作,一合作就是20多年。

 

幸運的是,張宇濤和他的同伴們無意中趕上了好的時代,他們在最好的年齡,踩著時代的鼓點,走上了一條後來被證明是非常英明的創業之路。



每個人都是大時代的産物,許多媒體工作者都經常回憶上世紀90年代廣東人的那段流金歲月。

 

1992年,“那是一個春天”,鄧公南巡,中國開啓了一輪改革開放的新熱潮,“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全國各地數千萬人湧入開放的最前沿廣東省,廣州火車站成爲全中國最大的城市窗口,不管白天還是晚上,天南海北的人都擠滿了站前大廣場,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即將改變貧窮命運的神秘的笑容!

 

廣東話成了最時髦的方言,在央視最受歡迎的節目春晚上,說“廣式普通話”的好像個個都是令人羨慕腰纏萬貫的老板。


出生于廣州番禺市橋的張宇濤正是地地道道的“廣式老板”,在傳統社會不被待見的個體戶、私人業主,由于大時代的關系,一下子成了輿論熱捧的弄潮兒。三雄的創業者們運氣好像一直不錯。

 

人和爲先,天時來助。不利之地亦可轉爲地利之便。

 

你知道華南地區最大最繁忙的高鐵樞紐站嗎?不錯,是廣州南站,位于廣州市番禺區石壁街道石壁村。由廣州南站向南大約1000米,喜歡散步的人溜達溜達就可以走到的地方,就是三雄的總部所在地,這片地大約有80畝左右,現在在大廣州已經是炙手可熱的黃金寶地了。可是20多年前這裏可是交通不便、人迹罕至的遠郊農田啊。來這裏報到上班的人心裏不可能不忐忑。



有一次和三雄的高管之一王軍先生聊天,他回憶起當年應聘的經曆。2000年,曾有廣東電視台工作經曆的王軍“打的”來番禺鄉下找三雄的工廠所在地,沿洛溪大橋向南,是一條顛顛簸簸的小路,沿途塵土飛揚,路上行人稀疏,越走心裏越怕。車費花了100多塊,要不是心疼路費,王軍中途可能就回去了,當然也就不會有在三雄服務20年的後話了。

 

由偏于鄉村一隅,周邊不是花木場就是水稻田,到毗鄰華南地區最具商業潛力的高鐵樞紐,當年的小工廠逐漸長大,揚名宇內,並在國內多地布局生産基地,企業成了所在行政區屈指可數的公衆上市企業,三雄的創業者們見證了廣州、也見證了我們國家飛速發展、全面崛起的壯闊圖景,自己也從中分享了行業發展、國家發展帶來的紅利。

 

 

3

 

在照明行業,如果讓大家用一個字來形容三雄,那肯定是:穩!

 

産品穩定、團隊穩定、渠道穩定、業績穩定,甚至老板的行事風格也很穩定。穩,是三雄最大的特點。

 

在過去30年,中國經濟發展速度一直領跑全球,享受政策紅利“先富起來的一批人”財富以幾何倍速增長,我們一代人走過了歐洲幾代人走過的道路,媒體上也喜歡渲染各種快速致富的故事。這樣帶來的另一個結果就是整個社會彌漫著一種浮躁、焦慮的情緒,誰都相信“沒有金錢是萬萬不能的”,許多人爲了追逐財富而放棄了底線。

 

爲了一夜暴富,洗腦傳銷、電信詐騙、股市坐莊、各種理財的龐氏騙局層出不窮,上當受騙者前赴後繼。爲什麽?就是因爲大家等不了慢慢富起來。開工廠,做實業,來錢太慢,還苦逼的很,特別是最近幾年,社會上很多人對搞實業已經抱有偏見。


 

在這樣大的情勢下,沉下心來,緊抓實業不動搖,腳踏實地,穩健前行,是一種修煉,更是一種美德。

 

三雄的幾個創始人都是廣東人。粵商一直信奉“唔熟唔做”,就是不熟悉的事情不做。這句話其實是富含智慧之光的樸素真理。因爲每個人、每個企業其能力都是有半徑的,做自己不熟悉的事情,不僅難以做好容易虧錢,可能還會影響原來的主業。企業一定要約束盲目擴張的沖動,特別是避免進入完全陌生的領域。所以這些年來,三雄穩穩地守在照明行業,既沒搞過房地産,也沒有沾上教育産業、文化産業等等看起來“美好”而高大上的行業。

 

張宇濤的幾個同學在學校學的東西跟計算機、電子工程相關,所以創業時也從自己最熟悉的領域下手。1991年,他們做過風扇調速器,同年又推出國內第一款電子鎮流器,並很快在市場上受到歡迎,在同類産品中市占率一度達到七成以上。後來才漸漸進入燈具行業,1993年開始啓用“三雄”商標(2000年正式使用“三雄極光”商標)。三雄的主打産品燈盤支架一經推出,就以可靠的品質風靡市場,很快在辦公照明市場成爲主導性品牌。



三雄這種“穩”的性格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冒險。在傳統照明向LED照明轉換的那幾年過渡期,三雄保持了一貫後發制人的風格。筆者記得大約是2013年左右,有一次在上海市區的一家燈具市場拜訪三雄的一個經銷商,該商戶對三雄沒有上LED系列産品頗有微詞,因爲很多其它廠家熱熱鬧鬧地在市場上推廣,用戶和消費者也開始對LED産品感興趣,可是三雄卻不急不躁,LED方面的新品則幾近于無。

 

當然這種局面並沒有持續太久。當LED照明對傳統照明産品的替代大勢已定,路徑已明,三雄很快對産品結構重新梳理,華麗麗地轉身,並從容地登上LED技術的照明列車。而那些曾經在市場上喧囂一時的企業卻大多折戟沉沙,成了過客,變成“烈士”。

 

在三雄,最“穩”的可能還是人。

 

三雄由三個同學一起創業,(取名“三雄”便有“三個英雄”之意,當然三個人都是1969年出生,屬雞,也有“雄雞”之意,主席有詩“一唱雄雞天下白”嘛,後來加入三雄的陳松輝也屬雞。連公司的一衆高管中,屬雞的居然也不少,故內部有“一窩雞搞照明”的笑談。此爲趣事,在此一並表過。)一開始股權方面就沒有誰一家獨大,上市之後,張宇濤的股比是22.24%,張賢慶、林岩持股大約爲18.2%,陳松輝股比較少,爲8.76%。


▲2017年3月17日,三雄極光鳴鍾上市


雖是民營企業,但三雄沒有家族企業的色彩,四個老板分工清晰,有人負責生産,有人負責銷售,有人負責財務,張宇濤既是董事長又是總經理也是法人代表,對公司負總責,卻並沒有大權獨攬,多年來三雄一直保持“四駕馬車”共治的局面。

 

三雄的員工特別是高管級別的職業經理人團隊一直比較穩定,許多人工作時間長達20年左右。三雄管理層的氣質與企業以及老板們的氣質逐漸趨同,都低調而沉穩,不事張揚,不急不躁,務實而勤勉。

 

三雄的經銷商也是比較穩定的,很多商家與公司的合作都在20年以上。筆者曾與中部省份一位三雄的經銷商溝通,他們做燈具生意二三十年,一年銷售幾千萬,對三雄的産品和品牌一直很有信心,眼下雖然賺錢不易,但他們既不想轉行,更不會離開三雄。由于市場大環境的緣故,前路顯得迷茫,但他相信,只要三雄的品牌力在,他們商家就會有機會。


 

44

 

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兩面性。

 

一方面,三雄之“穩”與激進變革的企業來比,可能會避免大的動蕩,而大的動蕩會讓企業大傷元氣甚至一蹶不振;三雄之“穩”也避免因輕信社會上的各種忽悠、誘惑而掉進一個個可能的陷阱而使自己萬劫不複。

 

這些年,在我們的身邊,在我們熟知的照明界,有許多曾經紅極一時的企業,甚至包括一些上市公司,或倒閉跑路,或瀕臨崩潰,個別企業老板甚至被判刑坐監。前些年,LED照明最瘋狂的時候,行業的企業數量最高峰時一度達到3萬家,能在殘酷的洗牌中活下來的,跟“從死人堆裏爬出來”差不多。三雄能在這場血戰中穩住陣腳,保住陣地,著實不易!



但所謂的“穩”也可能呈現出“硬幣的另一面”,即因反應不太快、進步不太大而讓“觀衆”捏一把汗。三雄在10年前銷售額已經達到15億元左右,與照明“三大家”中的雷士、歐普差距還不是太大。但是2018年三雄全年的銷售額仍然只有24.32億元,在大照明全平台發布的“2018中國LED照明燈飾行業100強”(簡稱“2018百強榜”)中的位次僅爲第18位,與雷士(第2位)、歐普(第4位)的差距正在拉大。

 

一些熟悉三雄的人士表示,三雄的領導人非常有人情味,對員工、對經銷商行的是“善政”,一些員工工作不到位,一些商戶任務沒完成,也很少進行比較嚴厲的處罰。但是這樣做的結果對那些工作出色的員工,對那些業績優異的商家就是不公平的。長期下來,員工、商家則可能形成一種戰鬥意志退化的惰性。

 

廠家與商家,老板與員工,本質上都是合作關系。合作需要講人情,更需要講規則。而規則應該排第一,人情排第二。而不是相反。在商言商,商界有商界的邏輯和應有的秩序。誰都知道在商業的叢林中,競爭是非常殘酷的,心腸太軟、缺乏狼性的企業是極可能被競爭對手吃掉的。商場如戰場,軍中無戲言,只有獎勤罰懶,言出必行,才有可能鍛造出一支戰無不勝的商界鐵軍。



筆者認識不少三雄的經銷商,他們很優秀,在區域市場也做得特別好,每年有大幾千萬甚至過億的銷售額。但在三雄的經銷商體系中,也有的曾經做得不錯,但後來因爲種種原因掉隊了。個別東部沿海省份的商家一年只能完成幾百萬的銷售額,這與三雄的品牌在行業中的江湖地位是明顯不匹配的。

 

要是其它品牌,這類商家的經銷資格早就被拿掉了,可是三雄的領導人卻以念舊之心態不忍對商家動手。一個做不好,一個不忍換,結果便是三雄在當地的市場中只能處于相對弱勢的狀態。

 

人是一種比任何機器都複雜的動物,有時候你對他越好,他反而越不舒服。這一點在青春期的男女身上體現得最爲明顯,所謂“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那些對女孩子俯首帖耳、唯命是從的男人,女孩子反而不一定喜歡甚至討厭。

 

管理有時候其實就是對人性的一種拿捏。1943年,美國心理學家亞伯拉罕-馬斯洛在《人類激勵理論》論文中首次提出“需求層次”理論,他把人類的需求由低到高分爲五種:生理需求(溫飽需求)、安全需求、社會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這個理論放到企業或者社會上不同的人群身上都有相當的適應性。



回到企業,基層員工要解決的是溫飽需求和安全需求,他們對薪水的多少是最敏感的;高級職業經理人要解決的是社會需求和尊重需求,除了有較好的薪資,他們還要歸宿感和幹事業的成就感,能夠被老板尊重和社會認同;有的職業經理人到了一定階段會選擇離開企業,自己創業,爲的是滿足自我實現的需求。人生不滿百,每個人在不同的年齡和不同的層面,會産生不同的需求,而企業領導人其中一項重要的任務就是研究員工的不同需求並差異化地去滿足他們。

 

所以“穩”並不意味著不動。經銷商隊伍也好,管理團隊也好,保持適當的流動性永遠是必要的。“流水不腐,戶樞不蠹”,能進能出,優勝劣汰,是任何一個組織保持持久活力的不二法門。



5

 


對于平均壽命不到3年的中國民營企業來說,28歲的三雄已經不算年輕了。就算是一個運動員吧,跑了快30年,有些傷病也很正常。三雄很“穩”,但穩的同時還要健康,有了傷痛更要延醫治療。

 

 

國際共産主義運動的導師,也是偉大的經濟學家和哲學家卡爾-馬克思說過:“人類不會給自己制造沒有解決方法的問題”。是的,我們生活的世界充滿了問題,每個企業的存在價值就是在爲社會解決各類問題的過程中提供産品或服務,並使自身于中取利。而每個企業自己也充滿了各類問題並且永無止息,企業領導者的責任就是發現這些問題並且去解決它們。

 

對于解決企業的問題,想千遍不如說一遍,說千遍不如幹一遍。企業家不是幻想家,不是演說家,而應該是實幹家。所謂執行力是企業經營中第一重要的。

 

在三雄總部的大辦公室,有一幅著名的標語:腳踏實地信自己。這是三雄領導人的行事風格,某種程度上也是三雄企業文化的核心內涵。



筆者對三雄的這種核心文化理念總體上持認同的態度。在中國特色的民營制造領域,腳踏實地的人最終才能活下來,心浮氣躁、淩空蹈虛者最後大多掉入一個個沒頂的大坑裏,永世難以翻身。至于相信自己,既是主觀上對自己的一種信心,也是客觀環境逼出來的。因爲前面講過的整個社會氛圍的浮躁,大嘴巴、大忽悠、死騙子、不講誠信的無賴在中國太多,讓人防不勝防,一不小心就會著了這些人的道兒。

 

但是由于我們每個人每個企業都有與身俱來的的局限性,什麽事情都靠自己又是不可能的,要不還要社會分工幹什麽呢?因此也要有相信別人的胸懷,特別是大膽地去相信那些被證明是靠譜的人。“親君子而遠小人”,兼聽則明,偏信則暗。企業領導人的正確做法是,廣開言路,博采衆長,然後綜合各方信息、情報、建議,再得出最有利于企業發展也最可能接近正確的決斷。



當然,三雄和三雄的盟友們也大可不必擔憂。

 

首先,只要照明行業的基本特性不變(這是一個重要的大前提)即産品的非標化、SKU的海量化,三雄現在的SKU有8000多種,而行業中的另一企業雷士照明最高峰時的SKU有20000多種。)那麽所謂的“跨界打劫”就很難成功。曆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那些動辄體量過千億的家電或其它行業巨頭曾一次次高調進入照明行業,但又一次次铩羽而歸,其歸根結底是對這個行業的基本特性和一般性規律沒搞清楚,想把其它行業的成功經驗拿到照明行業簡單複制,不碰壁才怪呢。

 

另一方面,照明行業的同行們大家在這個池塘裏玩了這麽多年,彼此也都有了深深淺淺的了解,大家的塊頭總的來說都還不大,目前國內規模最大的照明類企業其在全球市場中的占有率也不到1%,大家都還處在“長身體”的時候。況且“每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他們的領導人也都有一大堆問題需要操心。短期內還不可能有誰對三雄構成直接的致命的威脅。



三雄需要挑戰的就是自己。

 

其實,三雄這些年並不像有些人說的那樣沒什麽變化,而是一直在“穩中求變”。如增加産品品類,由辦公照明延展到家居類、電工類産品;三雄還以積極的姿態參加五金渠道的會議和展覽,試圖開發五金流通渠道的客戶,並使渠道從一二線城市向三四五線城市下沉;三雄還高價延請品牌形象代言人,推出更時尚簡潔的LOGO,贊助曼城俱樂部等體育賽事,進一步強化自身的品牌力,等等。

 

任何改變都不會一蹴而就,而上帝也從不將正確的方式直接示人。所以變革必須試錯,必須“摸著石頭過河”,這需要時間,需要耐心!

 

 

6

中國經濟在經過30多年的高歌猛進之後,正在進入由追求速度到追求質量的轉型陣痛期,缺乏核心競爭力的中小企業日子正越來越難過,特別是民營制造業,許多老板左右爲難,進退失據,筆者在另一篇廣受關注的網文《制造業老板的痛苦指數》中曾描述過這種狀況。

 

任何企業其實絕不是屬于一個或者幾個老板的私器,它永遠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利益綜合體。以三雄爲例,目前全職的員工有4500多人,還有成百上千的供應商,成千上萬的經銷商,他們的利益都與三雄密切相關,背後是幾萬個家庭的生計。作爲上市公司,還有接近3萬個股民買了三雄的股票,他們也想從企業的發展中分享紅利。更別說作爲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法人實體,三雄還要向政府繳費納稅,以此滋養公共財政。至于使用三雄産品的集體用戶和普通消費者更以百萬千萬計,他們每天都在用手中的鈔票對三雄的産品和服務進行投票。

 

很顯然,一個品牌更響、渠道更深、國際化更紮實、贏利能力更強、可持續發展後勁更足的三雄才符合上面所有人的共同利益!

 

企業的運營管理者必須向所有的利益相關者負總責。其間責任之重、壓力之大真的非常人所能想象。

 

在撰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正好看到媒體采訪“全球汽車玻璃大王”福耀玻璃創始人曹德旺的一段話,深有感觸,茲錄如下:“幾十年來,我每天工作16個小時,沒有休息日。每天早上四五點鍾起來,晚上十二點睡覺,連生病都沒有時間。20多年來,我都是昏天黑地地過日子,沒有看過一場電影,沒有休過一次周末。爲什麽要紮根在這麽苦的制造業,因爲這是我的責任。”


三雄極光董事長張宇濤(右四)常年奔波于全國各地,幾十年如一日對工作始終保持著不變的激情

 

張宇濤如果看到這段話,一定想去握曹德旺的手,並且去和他擁抱。

 

張宇濤今年正好50歲,他個人早就實現了財富自由,但他20多年如一日對工作始終保持著不變的激情。如果不是出差,他每天9點鍾之前總是准時出現在公司,千頭萬緒有無數的事務需要處理,下班更常常是最晚的一個。用張自己的話來說,一年365天在家裏吃不上幾頓飯。

 

 

其實,沒有人願意365天天天上班,每天爲數不清的企業問題而操碎了心。誰都願意朝九晚五,節假日開車自駕遊滿世界看風景啊,誰都願意每天回家陪老婆吃飯陪孩子遊戲啊,誰都願意啥事不想躺在家裏的沙發上舒舒服服地看電視啊!可是你去問一問有幾個民營企業的老板能過上這麽簡單而幸福的生活的?

 

筆者在公開場合,在作文中,曾無數次地表達這樣的觀點:在中國,許多中小企業特別是民營制造業的老板都是鋼鑄鐵澆的英雄,是得道修行的高人,他們長年超負荷的付出與他們在物質和精神上的回報是不對稱的,他們理當得到國家更多的善待和社會更多的致敬!



至于三雄,無疑是中國照明行業和國際照明市場稀缺的優質資産,有家國情懷的中國照明人應該像愛惜眼睛一樣地珍惜她!

 

在中國的華北地區,每到秋冬季節,常常大霧彌漫,能見度極低,這時候路上河裏都要進行交通管制。正如三雄的一位領導人所言,當下的經濟環境就像霧裏行車,不掉到坑裏是首要的。

 

居安尚要思危,何況真正的“安”並不存在。如何能在複雜的宏觀經濟環境和行業環境中穩健前行,並且保持適當的速度,對三雄的掌舵人絕對是個很大的考驗!

 

審慎地變革,穩健地增長!三雄必須也只能這樣一步一步往前走。

 

 

注:本文作者系大照明全平台創始人。本文版權歸大照明全平台所有,任何個人或機構轉載或使用需經大照明全平台允許。